再翻新頁!朱宗慶打擊樂團四代同臺

再翻新頁!朱宗慶打擊樂團四代同臺

成立38年的朱宗慶打擊樂團,現在擴編到20名團員,由資深團員帶領新生代團員,四代同臺一起演出。(擊樂文教基金會提供/李欣恬臺北傳真)

警察围捕讲成是枪击案 卢秀燕、蔡其昌这么回应

成立38年的朱宗慶打擊樂團,現在一團擴編到20名團員,由資深團員帶領新生代團員,四代同臺一起演出,藝術總監朱宗慶表示,樂團成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質,在團隊裡希望每個人都能有所發揮,有外邀機會,他也鼓勵團員參加,人人有機會纔是團隊能持續成長的原因。

变形金刚:2021年刊

先前才宣告「翻過關鍵之頁」,開啓40週年倒數計劃的朱宗慶打擊樂團,今年推出的第一季音樂會《駱駝.獅子.嬰兒》,朱宗慶表示,本場音樂會做爲「邁向朱團2.0」計劃的首場,展現的即是樂團成立三十多年來,與擊樂世界環境的轉變呼應,「創立時我認爲要『立足臺灣,放眼世界』,現在則可以自豪地說在打擊樂領域『世界就是臺灣,臺灣就是世界。』」從曲目創作的演變,可以看到打擊樂由衆人還不熟悉的新興樂種,進一步成爲人才輩出的主流領域,也可以視做樂團至今的發展縮影。

這場音樂會名稱《駱駝.獅子.嬰兒》特別引用德國著名哲學家尼采的「精神三變論」,苗述人類在追求精神層次的更高領域時,最初會經歷開疆闢土、揮灑汗水的「駱駝」階段,之後進入攀登高峰、邁向王者的「獅子」階段,最終在克服頂點的省思下,會通曉至迴歸初心、追尋純粹自由的「嬰兒」階段。不論是曲目,或是四個世代的團員同臺競藝,都能看到團隊對於擊樂藝術的瞭然於心。

我有一部混沌经

本次共規劃演出七首曲目,創作最早的是1990年挪威作曲家瓦林(Rolf Wallin)的〈石潮〉(Stonewave),瓦林自1970年代起在北歐樂壇即扮演重要角色,〈石潮〉這首作品由「天團」瑞典克羅瑪塔(Kroumata)打擊樂團首演,透過六聲部對稱的方式,展現出聲響的立體性與流動性,更特別的是,全曲並不指定樂器,由演出者來進行自由詮釋,是打擊樂與當時音樂潮流結合的象徵;匈牙利作曲家何洛(Aurél Holló)的〈甘美朗.蹦〉(Gamelan-bound)則是2008年朱宗慶打擊樂團的委託創作,以印尼巴里島的甘美朗音樂做爲創作主題,卻幾乎沒有使用甘美朗樂器,反而要求許多效果型的樂器製造出精密音高聲響,是相當複雜且挑戰演奏技巧的作品,當年首演後幾乎沒有其他團體再次進行挑戰,本次重演將可呈現朱宗慶打擊樂團十幾年後的成長;美國作曲家卡塞拉(Jim Casella)2017年的〈雲端之上〉(Beyond the clouds),則用擊樂描繪自己歷經危難天候的艱困環境,最終征服喜瑪拉雅山的尼泊爾旅程,充滿衆多敘景聲響與壯闊山麓的描繪,正可顯現出打擊樂曲目從「駱駝」邁向「獅子」的王者歷程。

竹剑少女

值得一提的是,8位新生代擊樂家首次以朱宗慶打擊樂團一團團員的身分登場,分別是陳致欽、王倚軒、陳珮𫘜、何欣蓉、劉昕宜、黃心妤、張倚珮、陳煥梧。

二十出頭歲的他們,早已在樂團體制下有豐富的演出經驗。除了將四個世代團員打散,用不同組合演出小型重奏曲目外,更會演出兩首難得一見、寫給大型編制打擊樂團的作品:雷明頓(Jacob Remington)〈禰的國度來臨〉(Thy Kingdom Come)與沃克(Clif Walker)〈三的法則〉(The Rule of Three),四代團員同時登臺,一同撞擊世代精采。

此外,還有兩首世界首演作品,皆是來自團內,包括駐團作曲家洪千惠改編馬水龍的〈臺灣組曲〉,原本以鋼琴獨奏描繪臺灣景緻的經典,將改由打擊樂編制進行更加豐富的呈現,也蘊含着洪千惠對作曲恩師的懷念與敬意。

朱宗慶打擊樂團助理藝術總監盧煥韋所創作的〈融〉,由於疫情的緣故,原本預計在2020、2021年的兩度演出皆未果,本次終於得以問世,這也讓盧煥韋重新省思自己當年的創作內容,「原本我是想把多項風格、不同樂器材質緊密接合在一起,試圖挑戰觀衆的既有認知;但經歷疫情後,『融』這個概念似乎變得更加重要,我們要相互扶持才能度過難關,因此我會改變原本明顯的樂種區別,讓此首樂曲更加『融』在一起。」

演出將於2月29日於臺中國家歌劇院、3月4日於臺北國家音樂廳,以及3月29日於高雄衛武營音樂廳登場。

妖帝撩人:逆天邪妃太嚣张

網熱議如果《幻獸帕魯》是中國開發?連中國網友都笑稱:現在一定被臭爛

寒流来袭怎保暖?外送员曝御寒方式 网喊1招超有效

年底前最后一拚 12生肖赚这种财最安心